欢迎光临赤峰市司法局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业务工作 > 法律援助

迟到18年的甜菜款

20178月下旬的一天午后,元宝山区小五家乡谢家营子村委会的高音喇叭响起,向村民播送了一个“好消息”!“村民们1999年往赤峰糖厂卖甜菜的农户速到村委会领甜菜款啦!”这个消息一出立马引起了全体村民的关注,人们驻足细听,不禁惊讶,快到20年的甜菜款真要回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这件事情还要追溯到18年前说起。

元宝山区小五家乡谢家营子村,是有名的贫困村,这里土地贫瘠,十年久旱,老百姓只能靠天吃饭,为了摆脱贫困,增加收入,改变种植结构,村民们想方设法的种经济作物增收。于是在1999年该村有20多户种植了甜菜,直接出售给赤峰糖厂。赤峰糖厂为了方便菜农卖甜菜在小五家乡建立了甜菜收购站并和村民约定,菜农卖了甜菜后把检斤票交到村委会,由村和糖厂统一结算。当时谢家营子村就有20多户菜农把检斤票交到了村里,由村里正式开具正式票据,菜农持村委会开的票回家等候开支,可是等来等去,后来发生的事情并不使人欢乐。菜农们一直没能拿到自己辛苦种地得来的甜菜款。菜农们多次到村委会询问此事,这时村里已经没有人对此事负责,问询原负责人谢某(谢家营子村委会会计),他硬是说没有和糖厂结算回来甜菜款,到糖厂问询,此时糖厂早已改制,据糖厂有关负责人透露,糖厂早就把甜菜款结算给了村委会,问题可能出现在村干部身上。从此,菜农们走上了漫漫的讨债之路。村干部换了一茬又一茬,新的村干部不理旧账,这事一拖就是快20多年,这期间菜农们一次次到乡政府上访,要求解决此事,可是都无果。
    20166月菜农们带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了元宝山区司法局,申请了法律援助,法律援助中心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为菜农们派发法律援助律师,引导菜农们通过诉讼途径解决此事,元宝山区法院受理了此案后很快作出了判决,判决村委会偿还菜农们的甜菜款。菜农们虽然拿到了判决书,但因为村委会经济薄弱,然拿不出钱来履行判决,眼看判决书成了一张废纸。几经周折,于20174月村委会又把当时的经手人谢某(原村委会会计)起诉到法院。通过诉调对接,案子转接到元宝山区司法局涉诉纠纷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
    调委会受理此案后,马上指派调解员进行调解。当调解员了解到菜农们为了讨回甜菜款,自己的血汗钱,跑了18年之久后,调解员杨子发深表同情,并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此案调解成功,让菜农们不在到处奔走告状,回家过安生日子。可把当事人谢某通知到庭,一开始谢某并不认账,一口咬定他没有花菜农的甜菜款,调解工作陷入了僵局。调解员以案说法,耐心细致的调解。调解员并没有灰心,抓住要害细分析从村委会给菜农开具的小票上加盖了谢某个人印章入手,从道理上,人情上反复做谢某的工作,调解员苦口婆心的做工作,终于感化了谢某,他也不忍心让父老乡亲们为讨债东奔西走了,他认识到不能再把此事拖下去,决定对此事负责,并答应回去找原来的村干部经手人尽快把这笔钱追回来,还菜农们一个公道。现谢家营子村委会主任当场表示,感谢老谢给村委会帮忙。到此时,谢家营子村菜农18年前的甜菜款终于有了着落,此案进过多次调解,终于圆满成功,双方当事人喜笑颜开的走出了调解室。
    现村委会李主任紧紧握着调解员的手说:“感谢你们为我们村解决了这个大难题,感谢调解员的辛勤工作!”
    点评:
    调解这类案件难度系数较大,究其原因有如下情况。其一,这类案件和纠纷、时间较长,有的事情发生了十多年,现仍得不到解决。其二,个别村干部法律意识淡薄,采取新官不理旧账的态度。其三,个别案件对照法律规定和证据规则的规定,证据欠缺。债权人只能提供在村里劳动干活的行为,而提不出完整的有效证据。那么怎么样才能解决这一问题呢,笔者认为,应该向现在的村委会干部、谢某和菜农讲解我国的法律法规,从思想上转过弯来,让错误者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和违法行为,让菜农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重点围绕菜农的血汗钱得来不易,18年已经很久不能继续拖下去为调解关键点,展开调解,动之以情,使谢某和村委会承担起责任,温暖菜农寒了18年的心。
    同时,只有提高村里两委班子对此类问题的重视,把这一问题摆在主要议事日程,不能再采取推脱的手段回避矛盾,应该采取主动的态度解决这一问题。上级党委,政府,特别是乡镇一级财政,农经等部门,也要积极配合做好村委会对欠债问题的偿还工作。只有这样才能保一方平安,达到安定团结,彰显法律的公平、公正。


附件

【字体: 】【收藏】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