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赤峰市司法局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业务工作 > 法律援助

克旗法律援助中心巧妙化解一起工伤赔偿纠纷

“都这么晚了,我们一起吃个饭吧,就是一顿简单的便饭,不会让你违反纪律的,你是个好人……”一位年轻人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带着请求和希望的口吻说。
    这位年轻人姓胡,是贵州的,年初就同父母和弟弟一起来克旗打工,在经大高速公路修建工程的桥梁建筑中从事钢筋工工作,一家四口一天下来上千元的收入,一家人喜滋滋地筹划着今后的美好生活。可谁知一场突如其来的横祸打破了这美好向往。六月初的一个早上,胡某的母亲龙某搭板车上工时摔伤头部,一家人为龙某的伤情提心吊胆、担惊受怕,再也没心思干活了。两个月后,医生告知龙某及其家属说龙某可以出院了,静养46个月后做第二次手术,现在没必要住院了。可是,老板贡某只同意除了目前治疗期间垫付的费用外再支付两万元的费用,其余的一切由伤者自行承担,无奈之下,龙某的长子胡某到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援助。法律援助中心负责人详细了解案情后,立即给予受理并亲自打电话向贡某和工程承包方、发包方逐层调查核实。通过调查,感觉这个案子并不仅仅是工伤赔偿那么简单,里面的疑点太多。但双方各持己见,谁也不肯更改自己最初的说法和意见,本来想到双方都是外地人,工程又要结束了,尽快帮助双方和解。可是,目前案子却陷入僵局。怎么办?怎么办……法援工作人员脑子飞快地搜索着解决问题的办法。经过综合分析,大胆做出建议雇佣方通过诉讼方式解决此事,并把双方当事人叫到一起,同时给他们讲解通过诉讼方式解决此事的程序和所提供的法律服务,告知双方的权力、义务以及承包方、发包方应承担的连带责任等。双方听完了工作人员的讲解,用他们的方言激烈地争论着,大约二十多分钟,双方的语气渐渐平静下来,申请人胡某用普通话说:“我们同意自己承担你说的那什么误工费、护理费等,但第二次手术费用老板一定要付的……”,可是第二次手术费具体多少谁也说不好,老板坚持两万,伤者家属坚持六万,双方又一次进入僵局。于是,工作人员带领双方去医院找主治医生了解情况,作为参考意见。结果,医生给出了三万多的数额。在此基础上为伤者尽力争取最大利益,经过一轮又一轮的劝导,老板贡某终于答应了胡某提出的56000元的手术费用,可是101日才能给付,胡某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可能是胡某考虑到龙某存在跳车行为,是要承担责任的缘故吧。这让工作人员是万万没有想到,工作人员想让伤者当场拿到赔偿款安心回家静养,这下却没法说了。另外,如果协议这样签了,一旦101日之前不履行协议,那时工程也结束了,人也走了,就算申请了司法确认,执行也是困难重重。想到这,就借口打印机坏了,协议无法制作,麻烦双方先回去等一等。送走了当事人,工作人员绞尽脑汁地想如何让对方当场支付?首先想到让承包方拿钱希望不大,于是从发包方入手,向发包方说明双方达成协议的基本情况后,一不瞒二不藏地说出了自己所担心的不利后果和对公司的不利影响,要求发包方中冶公司先行垫付此款。在工作人员一番轰炸下,中冶负责人同意先行垫付,但要两周后。工作人员一听就火了,“你也别两周了,就这么点钱,对于一个国企来说有这么难吗,我不得不考虑贵方的诚意,我看还是通过诉讼比较好,那样多公平,没准我的被代理人还能多拿不少呢,反正你们国企不在乎钱的问题……”说着挂断了电话。第二天一早,雇佣者主动打电话说中冶公司同意尽快支付此款,但不能走和解,要求给出示有效的法律文书。
    825日双方拿到了克旗劳务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人民调解协议书。伤者及其家属当场拿到了56000元的二次手术费用,这让伤者及其家属出乎意料,手里拿着赔偿款不知如何感谢才好。于是,出现了开头令人感动的一幕。
    本案中,法律援助工作人员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尽量为伤者着想,不歪曲事实、不卑不亢、不瞒不藏,迫使发包方在最短的时间里先行垫付了赔偿款,给了受援人及其家属意想不到的惊喜和感动,用行动和真情诠释着法律援助的内涵。


附件

【字体: 】【收藏】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